香港渡輪大典
Advertisement

2019冠狀病毒病Coronavirus Disease 2019,簡稱COVID-19[1],又稱「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等,是指2019年12月起首次出現於中國湖北武漢,以至2020年1月開始逐漸蔓延至世界各地的冠狀病毒肺炎疫症,以及2020年12月份開始出現傳播性更強的變種病毒,遍佈全球大部分國家;疫情直至2022年仍影響香港,各種社交距離措施仍然生效。

於2021年12月開始,新型冠狀病毒Omicron變種病毒株傳入本港社區,爆發第五波疫情,令疫情轉趨惡化,有部分渡輪航線的乘客及駕駛船長更被納入強制檢測範圍。

具體特別交通安排[]

2022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特別交通安排
2月 3月 4月 5月
2021年請按此
沒有收錄的月份代表該月沒有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相關的交通運輸新安排。

涉及渡輪航線之強制檢測公告[]

2021年開始,每當接獲Omicron變種病毒確診或懷疑個案報告其居所、工作地點及其他曾到訪的地方資料,該等地方均會被納入強制檢測公告。

政府會引用第599J章《預防及控制疾病(對若干人士強制檢測)規例》,就強制檢測公告刊憲,要求於指定期間曾身處公告提及的指明地方之人士接受病毒核酸檢測。公告當中部分涉及渡輪航線相關交通,如乘客(不論以何種身分乘搭該交通工具的人士)、該渡輪航線船隻的船員(包括但不限於全職、兼職和替假員工)及於該碼頭工作的職員(包括外判員工)曾在強制檢測公告中提及指定的時段乘搭有關渡輪航線,便需要在指定日期或之前接受強制檢測,最多共進行7次。

以下會列出由2022年開始涉及渡輪航線之強制檢測公告。

2022年涉及渡輪航線之強制檢測公告詳細列表
強制檢測公告
公佈日期
接受強制檢測最後限期
(或強制檢測日期)
涉事渡輪航線
起訖點
涉事渡輪航線
乘搭日期及時間
附註
2022年1月4日 2022年1月4日1月5日1月12日 坪洲街渡坪洲至愉景灣航線
稔樹灣登岸處坪洲渡輪碼頭
2021年12月24日
上午11時至下午1時
[2]
坪洲街渡坪洲至愉景灣航線
坪洲渡輪碼頭稔樹灣登岸處
2021年12月24日
下午2時至下午3時

海上快綫啓動[]

2022年2月21日,因應香港新冠疫情嚴峻,接連有香港跨境司機在內地確診,為保障對香港物資供應,廣東省深圳市開通3條「海上快綫」提高供應能力,送出首批供港蔬果及生活日用品。

3條專用航綫分別是「大鏟灣碼頭至香港現代貨箱碼頭」、「媽灣碼頭至屯門內河碼頭」及「鹽田碼頭至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分別需時4至5小時、2至3小時及7至8小時,為定時定點駁船專用航綫,在碼頭內設置專用泊位,每日具備3,000個標準貨櫃的處理能力。

深圳海關採取「提前申報、抵港直裝、非侵入查驗」監管模式,引導供港企業提前申報,實現貨到自動分流;無需查驗的貨物第一時間通知放行,實施「抵港直裝」,推動通關「零等待」「零延時」,實現供港新鮮商品次晨抵達。深圳後續將視乎需要,逐步增加或調整船舶運力,保障深港跨境貨物運輸穩定。[3]

天星小輪表示早已墮入負資產行列,幾乎山窮水盡[]

2022年3月14日,天星小輪總經理周卓賢表示,天星小輪自2019年6月起至今,累計虧損超過7,000萬元,目前環境對公司營運帶來的重大威脅,使天星目前陷入兩難,靠借貸度日應付日常開支,每月收入連員工薪金亦不能支付,稱巨額虧損已遠超總資產,天星小輪已成為負資產,「欠下的債務,很可能到2047年也未能還清!」。天星小輪公布最新載客量,數據顯示今年1月及2月份天星小輪的兩條專營航線的載客量合共只有100萬人次,僅為2019年同期的27%。2021年天星小輪載客量只有957萬餘人次,較2018年的1,965萬餘人次及2019年的1,797萬餘人次,分別勁挫51%及46%。周卓賢坦言,對本地乘客而言,多年來新增的過海港鐵及巴士線如雨後春筍,更每每直達市區心臟,但天星碼頭卻被遷移至邊緣位置,天星小輪與他們的日常需要嚴重脱節,明顯已變為被遺忘的「公共交通工具」。周卓賢指,香港自2019年6月經歷長達30個月的震盪,不但導致天星小輪的載客量銳減,期間累計虧損超過7,000萬元。巨額虧損遠超公司總資產,天星小輪已成負資產,現時完全依靠借貸以應付日常營運開支,每月收入甚至連員工的薪金也抵不上,已幾乎山窮水盡。他又指,目前環境對公司營運構成重大威脅,使天星小輪陷入兩難,雖然具歷史價值和集體回憶,必須保留,但政府公共交通佈局又邊緣化渡輪,對於天星小輪能否渡過這一浪的打擊現階段實不敢樂觀,現時完全依靠借貸以應付日常營運開支。[4]

2022年3月18日,天星小輪新任總經理周卓賢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仍對未來有信心,並透露已有不少機構得悉消息後提出合作方案,日後亦會考慮增加新航線,以及提升商戶組合,「要諗點樣將『天星』嘅『星』發光發亮。」他亦指,不排除有加價可能。他受訪時解釋,天星小輪有兩條柢柱,分別是外地遊客及本地客,都是不可或缺,然而即使是去年疫情較為穩定的第四季,客流亦較過往減少一半。他坦言,天星小輪從來不是旨在「賺大錢」的項目,就算過往有收益,也十分有限。他說,只靠票價收入難以達致收支平衡,亦需要非票價收入的配合,包括「海港遊」、「維港遊」、商戶租金、廣告等等,最高峰時期兩者各佔一半,但疫情爆發後客流量大減,租戶亦受制於本港整體零售表現。開支方面,巴士數量和路線多,同時能靈活調配,每輛巴士只需一個車長。相反,天星小輪只有兩條航線,每艘船隻需要正副船長、水手及工程師。他續指,為保存好歷史原貌,天星小輪的維修費用的確較大,但「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各種交通工具營運模式不同,難以比較。周卓賢表示,和同事從未想過公司「幾時捱唔住」,相信只要繼續做好服務,自然會得到市民支持,疫情過去後遊客亦會回來。公司近日發出新聞稿,指巨額虧損遠超公司總資產,更形容已幾乎山窮水盡。但周表示,這並不代表會消極面對,反而在知道問題所在後,會迎難而上,彰顯天星碼頭作為香港一分子的獅子山精神。他又分享,天星小輪充滿本地情懷,消息傳出後收到大量客人及傳媒的關注和打氣,更有人特地「即刻搭一程」,團隊都深切體會天星小輪不但代表香港,更代表所有香港人。比起「繞埋雙手等政府」,周卓賢更希望可以自救,然而始終政府是碼頭業主,公司須與部門商討協同細節,包括如何吸引遊客、合作打造新地標等。他認為,天星小輪的品牌價值仍高,有機構得悉天星小輪現況後紛紛提出合作方案,稍後會逐一研究。他說,公司一直提升商戶組合,包括在中環引入日式串燒店,亦有特色咖啡店進駐尖沙嘴。若在推廣層面得到協助,相信能做得更好。另外,去年第四季推出的「sunset tour」新航線大受市民歡迎;加上大多外地遊客都曾訪港,日後要發掘更多新路線,包括深度遊。他澄清,早前縮減班次並非為壓縮成本,是有同事陸續確診及需要隔離,待人手恢復便會回復正常,但不排除日後加價的可能。他又指未曾計畫裁員,一直舉行招聘和培訓;有員工兩代人都在此工作,恍如家人般,故他笑稱:「屋企人唔會講分手」。訪問期間,周卓賢多次重申「唔係冇得救」,希望大眾能在危急關頭正視問題,共同及早應對,「要諗點樣將『天星』嘅『星』發光發亮。」[5]

2022年4月,天星小輪總經理周卓賢指過去 30 個月已虧蝕過去 30 年所賺收入,現時總乘客量遠低於三年前,並說我們討論的不是回復正常,是能否生存,尋求新投資者入股。[6][7]

圖集[]


註釋及參考資料[]

相關條目[]

Advertisement